尋人
  趙素蘭,女,1934年6月出生,河南省商丘市民權縣程莊鎮人。老人身高1.56米,體態偏瘦,頭髮花白,牙齒部分脫落,說話為河南口音。走失時,老人騎了一輛藍色人力三輪車。
  最新的消息稱,老人可能曾在火車北站一帶出現。如果你曾經見過她,請撥打成都商報熱線電話86612222。
  2011年8月,河南省民權縣老人趙素蘭在老家走失。三年來,趙素蘭的家人不僅找遍家鄉各地,甚至還花錢在中央電視臺做尋親節目,並貼出萬張尋人啟事,但老人始終下落不明。
  今年10月初,趙素蘭的家人接到消息,稱有人在成都火車北站附近見過老人。一家人立即趕往成都,但找遍了火車站和荷花池一帶,依然無果。
  對此,趙素蘭的孫子杜海濱向成都商報記者表示:“有知道老人下落或提供消息協助找到者,定有重謝”。
  苦尋
  一萬張尋人啟事
  跨尋三省三年無果
  杜海濱告訴成都商報記者,2011年8月在得知老人走失的當天,家裡親朋共計30多人,分成6個小組,幾乎對民權縣進行了“拉網式”排查,如此整整三天,音訊全無,家人隨即報案。
  與此同時,趙素蘭的家人擴大尋找範圍,先是找遍民權縣城周邊的十多個鄉鎮,後來,又花了2萬元在當地電視臺製作了一期尋人節目,在當地循環聯播15天,貼出去的尋人啟事“至少一萬多張”。如此苦尋三個多月,老人依然下落不明。
  隨後的三年裡,搜尋範圍繼續擴大。除了民權縣內的20個鄉鎮以及周邊11個郊縣,趙素蘭的家人更是坐火車跑遍了隴海線的安徽省、山東省和河南省範圍內的所有站點。其中,趙素蘭的大兒子杜興民,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幾乎跑完了商丘市所有的區縣。二兒子杜建民在高校工作,每逢出差,只要看到身材瘦削、頭髮花白的老人,幾乎都要上前確認。
  三年來,貼出去的尋人啟事,也曾有過一些回音。但每次都是激動前往,失望而歸。杜海濱說,這三年來的每一個春節,只要一提起奶奶,家中老小便哭成一片。
  希望
  為尋人上央視錄節目
  多人稱在成都見過老人
  今年9月底,趙素蘭的家人聯繫到中央電視臺《等著我》欄目,錄了一期尋人節目。10月7日晚上,這期節目播出。當晚,二兒子杜建民就收到一位河南籍女士的短信,稱在成都火車北站見過老人。據瞭解,這位女士於10月3日來成都旅游,在成都站出站口看到一個婆婆,“拄著一個拐杖,頭髮花白,牙齒脫落,體貌特征跟電視里的趙素蘭很像。”
  得知這一消息,杜海濱立即趕往成都火車北站,並聯繫了站前分局。遺憾的是,民警調出了當日監控錄像,經過杜海濱辨認,這位老人並不是奶奶趙素蘭。
  之後,杜海濱跟弟弟拿著奶奶的尋人啟事在火車站一帶詢問,其中一位賣充電寶的婆婆稱,在夏天好像見過。經過更多照片辨認,這位婆婆確認自己見過,不過,疑似趙素蘭的婆婆“現在頭髮幾乎全部白了,而且,後來沒怎麼見過。”
  二環高架下的一名店主也表示,在9月份的時候,也曾見過一位婆婆在地上要錢,“跟她(趙素蘭)很像,說話是外地口音,不太聽得懂。”
  根據走訪結果,這位疑似趙素蘭的婆婆主要是靠撿飲料瓶來維持生活。其中,一位在火車站一帶收廢品的山東鄆城籍大爺更是確認地說:“以前她每天都要來賣兩次瓶子,前後將近賣了兩個月”。杜海濱說,因為山東鄆城離河南商丘不遠,所以這位大爺聽出了疑似趙素蘭的老人說話是河南口音,兩人交流完全沒問題,不過,這位婆婆從來沒有提及過自己的身世來歷。
  杜海濱說,自己2008年來到成都讀碩士研究生,2011年畢業後就留在了成都工作。因此,“老人走丟後,找不到家,來到了成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不過,若假設成立,這個中間的曲折過程也就只有趙素蘭自己才清楚了。
  可惜的是,杜海濱與從河南趕往成都的叔叔們在火車北站以及周邊荷花池一帶展開搜尋,但半個月來,並沒有預料中的驚喜出現。
  成都商報記者 蔣超 圖片由受訪人提供  (原標題:在成都街頭你是否見過這位老人?)
創作者介紹

湯唯

kmxdgqjkcz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